【连载4】存在主义治疗在Stan个案上的应用

2020-11-12 14:59:23147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身为一个存在主义取向的咨商员,我在咨商Stan时抱着这样的观点:他有能力拓展自我觉察,并为自己决定未来生命的方向。

我最希望Stan了解的是,他不需要再做一个被自己过去所制约的牺牲者,而是成为规划自己未来的建筑师;他可以摆脱束缚生命的枷锁,并接受指导自己生命所伴随的责任。

存在主义取向强调治疗者对Stan世界的了解,主要是和Stan建立真诚可靠的关系,并以这样的关系作为桥梁,通往Stan充分的自我了解。

Stan表现出的“怀信念”(bad faith),这指的是他不愿接受自己的责任。我会面质Stan关于他以酗酒和嗑药来逃避自由的事实,最后还会面质他的消极被动让他无法自由。我再次确定他现在是否完全地为自己的生命、行为以及行动的失败负责,也会以亲切的态度来做这些事,但是仍然坚定地面质Stan。

我不会把Stan的焦虑视为负面的东西,反而是面对生命的不确定和自由时的重要维生能力。因为生命中没有任何保证,人终将孤独。我邀请Stan体验一下健康的焦虑、孤独、罪恶感,甚至绝望。这些状态本身并不是神经质的,只是Stan面对他们以及调适焦虑的方法太极端。

当Stan谈到他常常沮丧地想自杀的心情时,我会进一步地探索,以确定他是否会对自己造成立即性的威胁。除了评估是否有致命的危险之外,我会把他这种“生不如死”的想法当做一种征候:

是否觉得活得像个死人?

是否发挥自己的潜能?

是否以这种选择一死的存在方式,来否定对生命的肯定?

还是他想用死来唤起家人的同情?

我邀请Stan去找出生命的意义和目的。是否有任何让Stan继续生存的理由?还有过什么样的计划能够丰富他的生命?他能做些什么才能让自己更独特、更有活力?

Stan需要接受他偶尔会感到孤独的事实。为自己做选择、以自己为生活中心的确会强化孤独感,然而他并非注定要孤单疏离地生活。我希望协助Stan去发现自我的核心价值,帮助他自我选择及自我创造。

经由这样的过程,Stan会变成一个更实际、更懂得欣赏自己的人;Stan想获得他人赞许的安全需求,特别是对其父母或重要他人的需求,可能会减少许多。Stan也可以选择以自己的力量来和他人产生联结,而不需要形成依赖的关系。只有到那个时候他才有可能克服自己的隔离感和孤独感。

后续行动:继续担任Stan的存在主义治疗者

请用以下问题思考,如何运用存在主义治疗与Stan进行咨商:

你会采取哪些方式来与Stan建立相互信任且相互尊重的关系?在建立关系过程中,你认为会遭遇哪些困难?

Stan体验到很强烈的焦虑,从存在主义的观点,你会如何看待他的焦虑?如何以创造性的方式来处理他的焦虑?

如果Stan认为自杀是摆脱沮丧的方法,生命毫无意义,你会如何回应?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