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不同流派中的同一个案——Stan个案简介

2020-11-12 14:24:16878

节选自1879计划教材《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学生看到一套理论如何使用时,可以从中学到很多;实作的方法很多,最好是现场示范,或是亲自轮流扮演当事人与咨商员的经验性互动。作为Stan的咨商员,我将呈现如何应用每个理论的治疗原则在当事人身上。许多学生觉得Stan的假设性个案很有用,可以帮助他们了解各种技术如何应用在同一个人身上。此处呈现的Stan个案,描述他的生活和各种挣扎,当研读各项理论的应用时,这些可以作为重要的背景材料。

在本书第二部分的十一个理论章节,均包括该治疗倾向的治疗者可能如何与Stan进行工作的说明。我们将检验以下这些问题的答案:

Stan生活中的哪些主题值得治疗时特别注意?

哪些概念在你和Stan工作时是有用的?

什么是他的治疗中的一般性目标?

哪些方法和技术最能达成这些目标?

Stan和他的治疗者的关系有哪些特征?

治疗者可能会如何进行治疗?

治疗者如何评估治疗过程与介入成效?

运用单一当事人可以阐明不同理论取向的相异与相似之处,它也能帮助了解这十一个模式的实际应用,并提供整合它们的一些基础。以下所提供的Stan的初步晤谈摘要、他的自传,及在他生命中呈现出的一些重要议题等,提供治疗实务者一些脉络,能了解运用不同的理论取向与此案工作的意义。试着找到每种理论中可以并入个人化咨商风格取向的特定特征。

一、初步晤谈与Stan的自传

咨商场景为某社区心理卫生机构,由合格人员提供个别咨商与团体咨商。Stan前来咨商师因为被控酒后驾车,法庭判定他需要专业协助。Stan了解他有一些问题,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酗酒问题。在接案初步晤谈时,他提供咨商员以下的讯息:

我目前从事营造业,喜欢盖房子,但相当确定自己并不想要一辈子做这行。谈到我的私人生活,在跟人相处上总是有点问题。我想你可以叫我是一个“独行侠”(loner)。我喜欢生命中有人相伴,但似乎就是不懂该怎么跟人交朋友或亲近。我的喝酒可能和此有关,有时候喝得稍微多了点,可能是因为当我跟别人来往的时候,是如此地害怕。虽然我痛恨承认这一点,但当喝酒的时候,一切不会显得如此令人难受。当看着其他人,他们好像知道该怎么说对的话,在他们的旁边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笨蛋,害怕别人会觉得我很无趣。当然我想改善生活,但有时候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这就是为什么要回到学校。除了我的营建工作,我也是个兼职的大学生,主修心理。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在一堂叫做个人适应心理学的课程中,谈论自己和想要怎么改变,也必须撰写一份自传报告。

这是Stan简介的精华。咨商员对Stan说,她非常想要看看他的自传。Stan希望这份自传能让咨商员对他的过去、现在、期盼的未来以及想要的自己有更多认识。自传的内容如下:

在我的人生中,现在究竟到哪里呢?35岁的我,觉得大半的人生都浪费掉。到这把年纪应该已经完成大学学业,有个好工作,但却还是个大学生。我没办法当全职大学生,因为需要工作来养活自己。虽然营建工作并不轻松,但喜欢看着自己的付出完成时的那种满足感。

我想要从事能跟人接触的专业,希望有一天,能够拿到咨商或社工的硕士学位,并以咨商有困扰的孩子为工作。自己曾被关心我的人帮助过,所以也想对他人有相似的影响。

朋友不多,而且和多数人相处时会觉得害怕。我喜欢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感觉,但很担心自己是否够聪明到能完成所有学业,成为一位咨商员。我的问题之一,是我喝得很多而且常会喝醉。当觉得寂寞及害怕自己这种感觉变强时,这种事情最常发生。一开始喝酒可以让我觉得好过些,但不久后就觉得糟糕透了。过去曾经嗑药嗑得很凶。

当我跟有吸引力的女性在一起的时候,有种快被淹没的感觉,会觉得很冷、冒汗和极端窘迫,觉得她们在对我品头论足,且觉得我不像一个男人。害怕不符合“真正男人”(real man)的标准。当跟女性亲热的时候,变得既焦虑不安,又一直想着对方会如何看待我。

大多数时候都觉得焦虑,有时候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我想过自杀,且怀疑如果我死了有谁会在乎。有时候想像我的家人来参加我的葬礼,他们会非常后悔没有对我更好一点。我会为了没有充分发挥潜力、是个失败者、浪费许多时间,以及让别人很失望而觉得有罪恶感。我会因心情低落、沉浸在罪恶感中而觉得非常忧郁沮丧。像这种时候,我会觉得没有希望,不如死了还比较好。基于这些原因,对我来说,要跟任何人亲近都很困难。

并非所有事情都如此绝望。我的确有足够的胆子抛下许多过去的阴影,也真的上大学。我喜欢我的决定——想要有所改变。我已经厌倦我的方式,而且知道没有人会为我改变我的生活。我知道想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是取决于我自己。虽然有时觉得很害怕,仍喜欢且愿意去冒险得到。

我的过去像什么呢?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过去几年在儿童夏令营工作时,我的上司对我的信任。他帮助我得到那份工作,也鼓励我去念大学,他说他看到我有许多潜力,能够跟孩子相处得很好。我很难真正相信这些,但是他的信心激励我开始试着相信自己。另一个转折点是我结婚又离婚。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太久,那真的让我思考我到底是哪种男人!她是强壮与支配型的女人,一直说我有多没用,以及她不愿意靠近我。我们只亲热过几次,而大多数时候我都办不成事。那让人很难受!我真的很怕跟女性接近。我的父母应该已经离婚,他们一天到晚吵个没完,我妈(Angie)不断对我爸(Frank Sr.)发牢骚,而我爸在她身边永远是懦弱、被动的样子,他永远不可能站起来反抗她。我们家有四个小孩,我老是被拿来跟我姐(Judy)和我哥(Frank Jr.)比较,他们是“完美”(perfect)的小孩、成功的模范生。我和我弟(Karl)老是在打架,他被我爸妈给宠坏。这些对我来说非常辛苦。

高中的时候开始嗑药。因为偷窃被关进少年感化院,后来又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去念一所高中补校。早上去学校上课,下午接受在职训练,我去做汽车修护且表现满好的,甚至因此被雇用当了三年的技工。

仍然记得我爸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能像你的哥哥姐姐一样?为什么你从来都做不对任何事?”至于我妈,她对待我的方式就像她对我爸一样,她会说:“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来伤害我?你为什么不能长大点,像个男人一样?当你消失的时候一切都好多了。”记得自己在许多夜里哭着睡去,觉得极端孤独。在我家是不谈宗教的,也没有人会谈性这回事,事实上,总觉得很难想象我爸妈曾经亲热过。

五年后我会是什么样子呢?想要自己成为怎样的人?最重要的是,能够开始感觉自己越来越好。我真的很希望能够不再喝酒,且仍然觉得自己很好。我想要比现在喜欢自己更多一些。希望自己能够学着去爱一些人,特别是女性。我想要不再害怕女人。我想要觉得和他人是平等的,不再觉得必须为自己的存在而抱歉。我不想再受这些焦虑和罪恶感的折磨。我想要做一个好儿童咨商员。我不确定要怎么改变,或甚至不确定以上所有的改变都是我所希望的,但确实知道想要摆脱自我毁灭的倾向,学着去更信任别人一些。也许当我开始喜欢自己多一点的时候,就能相信别人会发现我有一些值得喜爱的地方。

有效的治疗者,不论他们的理论倾向为何,均会特别留意自杀的想法。在Stan的自传里,他说“我想过自杀”。他有时候也怀疑能否真的有所改变,猜想自己是否死了还比较好。在心理治疗旅途启程之前,治疗者势必要先评估Stan目前的自我强度(ego strength)(或是理性管理生活的能力),包括讨论他想自杀的念头。

二、Stan生命中一些主要挣扎议题

以下呈现出在Stan生命中的一些主要议题,而在接下来第四章至第十四章的各种治疗观点,对这些议题会持不同的假设,这些假设都会在各章节中提出:

虽然我喜欢在生命中有人相伴,但似乎就是不懂该怎么跟人交朋友或亲近。

我想改善我的生活,但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我想要不一样。

我害怕失败。

我知道当我害怕、寂寞及被压垮时,会用酗酒让自己觉得好一点。

我怕女人。

通常在晚上我会觉得很恐怖和焦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我会觉得因为浪费许多生命、是个失败者,以及让别人很失望而有罪恶感,这时觉得非常忧郁沮丧。

我喜欢自己决定,且我真的想要改变。

我从来没有觉得被父母爱与被需要。

我确实知道我想要摆脱自我毁灭的倾向,学着去更信任别人。

我已放下很多,但希望能感觉更好。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