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中的移情

2014-11-14 18:03:11575

引言
 
在精神动力学治疗中,有关移情的概念和治疗关系中移情的临床处理是最为重要的手段之一。
 
 
移情具有挑战性的意义在于它在生活中无处不在,任何时刻都会发生,这也是其令人着迷之处。然而,就精神分析的过程而言,我们把移情当作一个巧妙的工具以助于更好地理解咨客在临床设置中所展现的潜意识动力学层面。
 
当精神分析师试图听懂咨客的潜意识时,他可能对正在形成的人际关系形成一个框架:咨客所提到的每一件事都有可能吸引他的注意,并且咨客所对他说的每一件事和未说的事都会被不断地指向精神分析师和咨客间关系并探索其背后可能存在的意义。
 
 
因此,通过倾听这一特殊方法,分析师有可能去捕捉咨客的潜意识层面,同时通过感受自己对咨客的感觉,分析师能够更好地理解咨客神经症性困扰背后的潜意识动力学意义。
 
当分析师和咨客间发生冲突时,移情现象会自然地更容易被理解。下面我将通过实践中的一个例子来说明这点。
 
临床实例:
一位女性咨客在她三十岁左右第二个孩子出生后不久在我这里开始接受分析。她的丈夫在银行业工作而她自己也是一位执业医生。她出色地将自己的职业与家庭目标整合在一起,并且她们夫妇过去有着令人满意的私人和社会生活。
 
然而,在她第二个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很快觉得自己越来越受限制并且变得相当抑郁。她开始觉得自己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真正地过自己的生活。她认为自己的社会交往是简单而肤浅的,而她的婚姻生活现在似乎也没有她过去所认为的那样美满。在她的治疗过程中她抱怨自己只是离家后迷失在婚姻中并且没有经历真正的独立生活。
 
正如她所意识到的那样,她目前为止的生活正处于危险之中并且面临着来自自身的危机,因而决定向分析师寻求咨询。
 
我愿意在这里简单描述下我们的工作以使得大家明白移情究竟是如何影响到分析性会面的。
 
当咨客在经历了最初相当合作的阶段后她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我想要描述的某次治疗场景以某个特别的方式开场:我因为交通堵塞而稍稍迟到了一会儿,所以无法准时赶到治疗室。她便以一种非同寻常的长时间沉默来开始这次会晤,随后她开始谈到这点并且不允许我有任何形式的参与。她似乎被激怒了。
 
我开始面质她,询问她之所以被激怒是否和我迟到的事实有潜在的联系。“当然”她回答道:“但是,这不是你的错,是交通堵塞造成的”。我回答道:“是的,你说得没错。但是当你等候在治疗室门外时并不知道我今天迟到的原因。我很想知道当时你是怎么想的。”“噢,现在谈论这个太愚蠢了。”
 
在我的鼓励下她开始告诉我,她觉得谈论自己对此的幻想非常困难。但最后她还是告诉我,在等我的时候她始终有个强烈的念头就是我更喜欢另一个男咨客,这个男咨客每次在她之前治疗,也就是那个她偶尔会在楼梯上碰到的那个人。
 
她认为我更喜欢和那个男咨客在一起工作并且之所以愿意接受自己只是因为恰巧在那个时间段没有其他男性候选对象而已。在她第一次在我们的工作中意识到自己的这些幻想后,她开始感到某种愤怒,并将这种不满指向我。在我鼓励她说出更多有关我的幻想后,她承认自己有个念头就是我之前是在和其他咨客一起喝咖啡,并且忘了她的治疗。
 
我说:“你之所以认为这个念头很傻是因为你当然知道我不会和其他咨客一起喝咖啡?是否你对此越不知情,这类念头就会越多?这里必然有着某种原因使得你在等我的时候会有这类特别的想法。”
 
慢慢地,她被这些幻想所激发的复杂情绪所占据,她开始变得愤怒,嫉妒和羞愧。我们之前所讨论过的一些话题开始重现,但却是以一种和先前所不同的形式,因为在她的移情引发了她生动的情感反应,使得这些内容变得鲜活且丰富多彩。
 
她开始谈论自己那个小两岁的弟弟。当她小的时候她很喜欢这个弟弟并且强烈地爱慕他。但现在她却回想起许多充满愤怒和嫉妒的回忆片断。她回忆父亲曾经教自己滑雪,但是当弟弟长大后可以学滑雪的时候,父亲就变得相当忽略自己,让她觉得自己非常多余。
 
她越来越恨父亲和弟弟之间的这种亲昵并且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种嫉妒给毁了。当父亲不在家时她才会觉得松了口气因为可以暂时摆脱这种强烈情绪的影响,而且因为对此感到羞耻所以她总是隐藏这点。
 
我之所以举这样一个特殊的例子是因为我们在这里能够看到移情在一个日常的治疗情境中所产生的巨大影响,移情在我们精神分析治疗师的日常工作中经常发生。
 
这个例子也展示了咨客早年的嫉妒冲突如何在潜意识当中重现在我俩的关系中。她活化了和父亲之间的某种潜意识内在冲突,这种冲突正是她在童年期无法处理而不得不压抑的内容。
 
 
移情总是潜意识中幻想的实现。
 
 
总结
 
我们在这个分析过程中所了解到的并不是一个成年妇女如何去处理她的生活,而是一个小孩子如何深深地感到被父亲所忽视,以及对于强烈渴望被爱和欣赏的愿望的挫败感。相反的,她用怨恨来应对那种渴望被爱的挫败感,将嫉妒指向弟弟,因为他得到了那些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
 
尽管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她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好,她早年的冲突持续潜伏在潜意识中直到某天她治疗中某个危机时刻它们就重返她的生活。当它们在我们的治疗关系中出现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通过认识它们在移情关系中出现的形式进行修通。
 
有一点非常重要并需要指出的是,移情现象并非仅仅在分析性情境中才会特别呈现。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的特别之处在于使用精神分析的方法去处理应对。所有的人类关系都是建立在最初关系经历的基础之上并在潜意识中倾向于在当前的关系中重演。
 
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我们才有可能建立起新的体验。基于人类普遍具有此种倾向:将那时那刻带入此时此地,分析师创建了治疗中的主要手段:意识到这些情感的重要性以及分析师与咨客共同将其修通的能力。
 
弗洛伊德将此称为普遍的“强迫性重复倾向”。他将这种特殊的精神活动特点描述为在现实生活中重复及再现潜意识层面的心理记忆冲突的模式。这种模式仍然保留在潜意识层面,虽然它们被压抑了但仍然以动力学的方式活动着。与此同时,它们无法进入意识层面但却不断在新的关系中重复着-一切都只是不停地循环往复而已。
 
 
文/Klaus 1879俱乐部 (1879计划网站引用分享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所有独家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报名1879计划,请点击我要报名

实时了解1879信息,请关注1879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