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9计划学员盘点:和心理学教授做同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9-12-05 16:57:54329

写在前面:从事心理咨询课程研发10多年,从来没有哪个项目能像1879计划一样,让我倾注如此多的心力去研究,去规划。这是因为我认为1879计划是个机会,是一个改变我国心理咨询行业生态的机会,是一个让更多人享受到正规心理服务的机会,是一个可以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提供生力军的机会。

自1879计划在2014年推出以来,总计招收学员300余名。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科班出身,有的是半路转行,也有在咨询行业兜兜转转多年,最后再回到1879计划重新开始。

我们对1879计划的学员群体进行了一次盘点,他们背景不同,目标却只有一个:成为一名专业、执业的心理咨询师。

在这里,你也许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一、刚从高校科班毕业,他们又进入新一轮的学习

心理学、心理咨询越来越普及,不少同学在中学甚至是小学阶段就种下了一颗学习心理学的种子,大学也遵从愿望顺遂学习了自己喜欢的学科,认为毕业之后就可以成为一名对别人提供帮助的心理咨询师。

大学毕业,距离一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究竟有多远?

根据《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2年)》显示,心理学分为两大专业,心理学及应用心理学。在大学四年的教育中,侧重点是对于心理学以及相关学科(如生物学、计算机、普通心理学、社会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心理咨询与治疗等)知识的普及,是属于通才教育,毕业后可以根据自己的专业兴趣选择不同的就业方向。

让我们来看看台湾的经验,心理咨询专业硕士毕业后,在有专业督导的指导下全职实习一年,方可具备咨商心理师的考取资格,总录取率在50%上下浮动。在硕士学习阶段,以台湾师范大学为例,要修包括心理学基础、方法学、专业课程(含专业伦理、心理衡鉴、各个流派学习以及咨商专业实习等等),修满16学分才可以毕业。

讲这么详细的原因是,我们很容易看到在大陆本科阶段,对于心理咨询技术、流派等纵深学习还是十分欠缺的,最重要更是实习的欠缺。在台湾地区的训练体系中,不仅在学校有实习,毕业之后还需要持续一年的全职学习。都说台湾地区的心理咨询行业发展规范,就是在这样严苛制度下才能取得的成绩。

万狄就是一名应用心理学毕业生,他深知本科的心理学教育不足以支撑他成为专业心理咨询师的梦想,为此他来到了1879计划:

“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可能最需要的就是实践和案例了。但是由于咨询师职业的特殊性,我必须先学好自己的基本功,所以希望老师能生动形象地讲解基础知识,能让我在把自己基本功修炼好后,再见识案例,做咨询师的助手,跟着学习记录,并且希望老师对我们的咨询笔记有个系统的评价,然后再自己单独接触案例和来访者。”

万荻:年轻有见识,思考有深度,推进心理咨询行业的生力军

 

如果想继续在高校深造的话,也可以选择攻读硕士,不过据“2020年硕士专业目录查询”中显示,符合心理咨询师就业方向的“临床与咨询心理学”专业,开设的高校没有很多,综合考核、地域及时间等因素,能够提供的选择并不多。

其实,就算是在国外读了心理学的本科与硕士,对于自己能否胜任一份专业咨询师的工作同样有怀疑。因为文化不一样,因为心理咨询只是学习生涯中那么多课程中的一门。心理咨询是人和人的交互,心与心的碰撞,需要理论扎实、需要技术娴熟、需要操作的经验、更需要人格的稳定与修为,美国心理学硕士归来的张煜宵就是他们中的一位:

“不够,还是不够。这是我最近极深的感触。在大量阅读之外,我很迫切地在寻找一个长程培训项目,让自己在心理咨询里,再往深里走走……从去年年初回国到现在,我在咨询方面做了许多大胆的尝试,包括咨询风格、咨询套餐、商业理念,等等,但依然处于试错阶段。我甚至去接触传统文化,接触佛学、国学,但感觉需要积累的太深,远水解不了近渴。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深度分析国内市场,扎根于国内文化的心理咨询体系。”

美国心理学硕士回国从事心理咨询,她为什么也在焦虑?

 

现在张煜宵正在1879计划4期班学习,明年会进入实习阶段,这样的一份坚持与坚守,让我们看到中国心理咨询行业的希望。

二、高校教授,为何来1879计划回炉?

心理咨询的学习从来不是一锤子买卖,这个时代唯一不变的是变化,社会在变,来访者也在变,我所接触到的1879计划的专家,即使已经载誉满满却还是要奔赴世界各地不断的精进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是心理咨询师状态的最真实写照。

虽然已经做到高校心理学教授,但有些人并没有放弃对专业的追求,参加1879计划,是他们对自己专业最大的尊重。

蒋湘祁就职于衡阳师范学院,担任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以及心理咨询中心主任,也是湖南省高校心理健康协会特聘教授。

“伴随社会转型与技术变革的时代到来,家庭、学校与社会对心理需求随之增大,在校学生寻求咨询帮助的人数众多。我越来越发现团队成员需要系统学习。我作为学校专业团队的领头雁,决心将关注1879计划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争取成为2018年第五期的一名学员,希望接受系统的本土化的专业学习,服务于心理咨询体系。”

不仅是要帮助在校生做好心理咨询服务,她还想要将心理学学科建设纳入重点工作计划,为此她来到1879计划学习,并且从三方面分析了1879计划对自己的价值。 

她是教授,为了高校心理学科建设,为何坚定选择1879?

 

与蒋湘祁不同,郭效仪从1959年就师从张述祖教授系统学习心理学,之后一边学一边摸索,在部队、高校的心理咨询工作都取得不斐成绩,被聘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研究员。

作为国内比较早经过心理学系统训练的老教授,他希望看到我国心理咨询事业的进一步规范化、专业化和职业化,他也希望通过1879计划的学习,把以前的所学所做进一步整合,提升心理咨询工作的效能。

迄今为止,郭效仪是1879计划中唯一一位年逾古稀的学员。

他说,我的职业理想是当终身心理咨询师,如果我能活到110岁,我可能干到109岁。

1879优秀学员郭效仪分享:为何要选择1879?  

 

三、医护群体:身心本为一体,不能割裂心理因素看待身体疾病

医护人员半路开始学习心理咨询并不是少数,因为经受过医学的系统训练,他们会更加整体性的看待人的疾病,加之在临床工作中遇到太多各种类型的心身疾病,使他们越来越认识到心理健康对人身体的重要性。

医护群体工作强度大,学习时间十分有限。这使得他们对要进修的课程更加挑剔,把时间用在刀刃上是他们最基本的需求,1879计划从长远来看无疑是性价比最优的选择。

“我是一名三甲医院的护士,我将心理学知识应用在了工作中。在2018年湖南省生殖医学年会上,我汇报的论文《一例取精困难患者的心理干预》,获得了会议的优秀论文奖。科室也以心理咨询作为特色诊疗项目,将有心理困扰的患者转诊交由我来处理,每周二下午是我接待科室来访者的时间。

……

为了传播心理学知识,这一年内,我在医院和职业学校等场所开展了数次关于情绪和人际关系的演讲,受众有两千余人,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反响。

我还开设了观心心理咨询工作室。由于我在医院工作,经常在工作中分享心理学知识,也会协助周围人士解决心理相关的问题,所以,经常会有同事、患者、来访者给我介绍新的来访者。前几天我统计了一下,我接待的个案,心理问题解决率已经达到了70%左右。”

资深临床护士,与心理咨询的故事

 

对于精神科医生来讲,无力感只会更强。精神类疾病虽然必须经过药物治疗,可也涉及复杂的心理因素,配合心理咨询效果会更好。而在现有医疗体制下,其实很难实现。

“精神医学角度的临床治愈和心理层面的康复仍有很大的距离。在基层医院精神科,很多人完成临床治疗阶段就出院回家了,后续的功能恢复及家庭康复无法跟进,往往康复效果不如人意。

2013年初,我回访一个患者,家属告知:他走了。自杀了。我惊呆了,第一反应是:怎么会这样?事后仔细回想,这是可以原本不发生的事情啊!我顿时产生了遗憾、内疚和无力的感觉。

选择学医,我以为可以治病救人,但最后我发现我只是在治病,并没有救人。我的路要怎么走?”

精神科大夫的迷惘,向下扎根寻求力量

 

相比这些从业多年的医疗工作者,尚在医学院读书的林锦对于生命有了更深的思考,医生的职责到底是延长患者的生命还是提升他的生命质量,要如何帮助经历丧失的家属去拥抱未来……

“医生这个职业经常要接触死亡,可是在我们课程学习当中没有专门的议题告诉我们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会看化验单、测血压、开药,可是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呢?只是一味地延长患者的寿命吗?我认为,作为医生,自己要先明白这些议题。

当我的患者感觉生命毫无意义、想要放弃治疗时,当患者的家属失去亲人、痛哭流涕时,我希望用我专业的心理学知识去帮助他们探讨生命的意义,让他们带着生的希望去拥抱未知的将来,让他们信任我可以陪伴他们一起走出困境。”

一位青年咨询师的迷思:太年轻,能学好心理咨询吗?

 

抱着这样的目的,他加入了1879计划的学习。

医护人员学习1879,无论他选择继续在医疗体系工作,还是专职从事心理咨询。相比于其它同系统的专业人士,都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四、半路出家,从业多年,他们选择从头再来

1879计划学员中占比最大的群体,还是半路出家、从业多年、兜兜转转又要从头系统学习的心理咨询师们。

他们或由于兴趣、由于孩子的教育困惑、由于夫妻关系的议题等接触到心理学,通过看书、考取咨询师证书、参加各类技术培训成为一名咨询师,在和来访者相伴走过的日子里,有感动、有收获,可是从业越久,困难就越多。

由于没有扎实的理论基础,没有经受过系统的训练,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督导,在技术的使用上难免不那么游刃有余,也很难和来访者建立信任的咨询关系。

“这两年多,我断断续续学习了一些流派和技术:精神分析课程、壹心理新手培训课程、催眠课程、 OH卡牌课程,学完了好像有了武器加持,貌似对自己也有了信心,觉得差不多把自己捋清楚了,也可以帮助到别人了。于是开始接个案。

地面个案因为没有渠道,接不到,就在网络接个案。接了几个个案后,又开始焦虑了,明显感觉自己能力不够,还没来得及建立好的咨访关系,来访者一来就问怎么办,要求给建议,我就慌了。有一次我认为我是在共情,但是来访者却觉得我在逼Ta,就会有阻抗。这让我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经过反思,我发现自己学的理论和技术只是碎片化的,是皮毛,这些不能融会贯通的知识和技能,应用在实战中会大打折扣。”

学习心理咨询的最大误区:速度大于方向,必然处处碰壁

 

半路出家的咨询师,是由于我们的社会环境、教育体制造成的,这些无可厚非,但是想成为一名专业的咨询师,一定不要以半路出家为荣,要想办法补足自己的专业短板,否则永远只能是一个业余的咨询师。

“所有的培训都让我快速成长,学到的各种各样的心理学知识,不分类别,不分流派,在咨询中也大多能应用了。可是,随着工作的深入和接触面的扩大,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知识太不扎实了,大都是点状的、碎片的,没有系统,没有自我的知识结构,以致在应用的过程中,越来越谨小慎微,急切地想要再次突破瓶颈,提升自己。

于是,我开始大量阅读,各类心理学文献出现在我的案头,学习、研磨、应用,在更大程度上帮助了我,但是这些还不够,书上读到的远远不能帮助我形成知识架构、思想体系。”

十多年前的心理咨询像是地下工作?靠什么坚持?  

 

据统计,我国拿到二、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的人员为140万左右,而真正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专业人士不足5%。当然这其中不乏有拿到证书只为学习而不想从业的人群,但我想更多的还是想入行做专业咨询师,却深知自己能力达不到而又不知道该如何系统学习的人。

1879计划,正如一盏明灯,为想成为专业咨询师、帮助人解决心灵困顿的人照亮前方的路。